【歌詞翻譯】David Bowie – Lazarus

Look up here, I’m in heaven
抬頭看看我,我正身在天國
I’ve got scars that can’t be seen
我曾有旁人無法見到的傷痕(註1)
I’ve got drama, can’t be stolen
我曾有戲劇般的人生,任何人都偷不走
Everybody knows me now
我的名聲已眾人皆知了(註2)

Look up here, man, I’m in danger
抬頭看看我,我正身處危險當中
I’ve got nothing left to lose
但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

I’m so high it makes my brain whirl
我在如此高的地方,讓我的腦筋一片混亂
Dropped my cell phone down below
因此遺落了我的手機(註3)

Ain’t that just like me
這不就像是我嗎?

By the time I got to New York
在紐約的那段時間
I was living like a king
我過得像是國王般奢靡(註4)
Then I used up all my money
接著我散盡了所有的錢財
I was looking for your ass
只為了追尋你的身影(註5)

This way or no way
無論如何選擇
You know, I’ll be free
你知道的,我終究會自由
Just like that bluebird
就像幸福的青鳥一樣(註6)

Now ain’t that just like me
我不就是這樣嗎?

Oh I’ll be free
我終究會自由
Just like that bluebird
就像幸福的青鳥一樣
Oh I’ll be free
我終究會自由

Ain’t that just like me
我不就是這樣嗎?


註1:David Bowie在拍攝完《Lazarus》的MV後三天就因癌症而去世,而癌症就是他旁人無法看見的「傷」。

註2:David Bowie回顧了他的音樂生涯,確實他已經達到「無人不知」的名聲了。

註3:在這裡的「Dropped my cell phone down below」有兩種解釋,第一是以手機的現代性(名聲)與自身的死亡做連結,「死」讓他就像墜下的手機一樣與生活「斷訊」,所以下句才會說到「Ain’t that just like me這不就像是我嗎?」;另外一個解釋,是說自己雖然擁有手機,但高高在上的忙碌生活讓他與身旁的人「斷訊」,是對於自己演藝生涯的反思。

註4:David Bowie出生於英國,但真正一砲而紅並成為傳奇是在美國發行了《Young Americans》和《Station to Station》這兩張專輯。成名之後,他也享受到了巨星的生活和奢靡。

註5:在這裡提到的「Your Ass」,並不是指一位讓他迷倒的女人。諷刺的是,成名後的David Bowie陷入了古柯鹼的癮頭中,為了藥物甚至迷失自己、散盡錢財。

註6:《青鳥》(The Blue Bird)是比利時詩人、劇作家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Polydore Marie Bernard Maeterlinck)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作品描寫了兩位貧窮的兄妹踏上尋找青鳥的旅程,青鳥也因此被後人視為「幸福」的象徵。


What have I become
My sweetest friend
親愛的朋友,我怎麼會變成這樣

Everyone I know goes away
In the end
到最後,我認識的人都將消逝

And you could have it all
My empire of dirt
我骯髒的一切,你想要就都拿去吧

I will let you down
我會讓你失望

I will make you hurt
我會讓你受傷

-《Hurt》Johnny Cash

幸福是什麼呢?是錢財、名聲,還是健康和愛情?當已可預見生命的終點,幸福的意義是否又會不同呢?

2016年1月10號,David Bowie剛度過自己69歲生日,並發表自己最新的概念專輯《Blackstar》,這位崛起於60‘的巨星,突然傳出了離世的消息。留下全球樂迷、樂評一片錯愕,當然,也留下了他傳奇的27張經典專輯及演藝事業。

在製作《Blackstar》這張專輯時,其實David Bowie早已確診了肝癌。但面對死神的迫近,David Bowie並沒有放下手邊的工作,而是選擇面對死亡的恐懼,完成這張近乎是個人墓誌銘的概念專輯,為自己的人生、藝術生涯劃下完美的句點。

在歌曲的開頭,David Bowie唱著「Look up here, I’m in heaven. I’ve got scars that can’t be seen.」,暗指自己已罹患絕症。於是回憶的長河開始流動,想起自己從一個倫敦的小男孩開始,逐漸建立名聲、成功打入美國市場,終究達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世界巨星地位。他有過欣喜、成就,也有過沈迷毒癮的墮落。

只是這些生命中的點點滴滴,當面對突如其來的死亡時,究竟自己追逐一生的目標是什麼?幸福的青鳥又代表了什麼呢?是財富名聲、是自由快樂,還是始終如一的貫徹和體悟呢?

或許就像歌名一樣,現世中的David Bowie的生命消逝了,但他永垂不朽的藝術生命,則會像Lazarus一樣復活,永存在世人的心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