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2010-06-07改

剛剛去大俠的版
看到倒數第二篇的文章
就是那個當初國道山崩  然後造成家庭生離死別的事情
突然覺得
為什麼這個時代連資訊都商品化了
“炒新聞"這個名詞似乎是最近才開始的現象
或許就像我弟說的
這個時代很平庸
想要征服全世界只要靠意識就好
甚至不用打仗
因為人們相信自己的資訊

這幾天我在看齊克果的文章
他是存在主義的開端思想家
同時也是一個神學家
他的存在主義裡面部分內容是
存在是熱情  主體性的
簡單來講就是
人們往往把意識  存在當成兩個不同的課題來做討論
“客觀"、"理性思考"是我們常常掛在嘴邊的詞
但是人們卻很少去了解這些詞的本質意義
其實"客觀"、"理性"現在大眾的觀念
是來自於笛卡兒、康德、這一派
他們把存在  意識做系統性的定義也好  分離也好
都是把存在  意識當作是不同區域在討論
舉例來說
「存在是什麼意思?」
就是把存在與本我做一個距離的分割
如此我們才能"客觀"的去省視
但對於齊克果而言
「我如何存在?」
才是更貼近於存在的本源
因為思想和存在本體本來就是不可做分割
我們謹慎的把存在當成一個獨立個體在討論
只是理論性的
這會造成冷漠和事不關己
因為就算討論出了結果  那也僅僅是一個問題的答案而已
並不會對討論者造成影響
就像是指著別人的痛處做討論  沒有情緒  沒有熱情  沒有關係
但如果是討論自己的傷痛  我們就會更積極
畢竟這對我們而言  是需要被關切的

所以中間這一段冗長的陳述
跟走山有什麼關係嗎?
我想討論的是資訊
之前我曾經po過一首Marilyn Manson的歌
“Lamb of God"
歌詞寫到
「If you die when there’s no one watching
and your ratings drop and you’re forgotten
if they kill you on their TV
you’re a martyr and a lamb of god
nothing’s going to change
nothing’s going to change the world」
我之前就想要討論電視對於這個時代造成的影響
還有台灣新聞頻道的怪現象
說真的  台灣的新聞台
頂多只能算是所謂的小道消息
而且是一再重複的小道消息
當"新聞"變成一個賣點  一個拿來當作談話性節目討論的"題目"
資訊  思想  就死了
我們只是很"冷靜""理性""客觀"的在分析這些事情
走山了~~~~~~~來個人或機構負責
走山了~~~~~~~雲層出現怪現象
走山了~~~~~~~死者家屬的特寫悲痛不已
但是我們真的關切這些事情嗎?
當看新聞像是在看綜藝節目的時候
我們會把他們當作娛樂還是教訓?

說真的一天裡面死幾個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全球有60幾億的人口  死不完的
但如果我們對於各種現象的解釋  都只是不關己的冷漠
是別人的傷口
是商品化的"收視率"
是被塑造出來的自私基因
妳怎麼可以安心的全盤接收
齊克果在他那個年代(1813-1855)
就看出了當前的時代難以出現革命家
是一個趨向於空念頭和抽象思考而輕忽情意和具體行動的時代
“要死  死別人就好"
我們真的有什麼夢想嗎?  台灣的70’過後真的有什麼夢想嗎?
錢?  延續?  名聲?
我們在自己建立起的世界裡面過的很好  很麻木
我們試圖把自己弄成一個鎖進社會巨輪的螺絲釘
我們只是不斷的在Copy生命的過程
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  如何生存
總覺得  人要嘛靠實踐來證明自己"能"
          要嘛要靠挫折來證明自己"不能"什麼
現在台灣的新聞頻道變的太瑣碎  太娛樂性了
但我們還是很多人會整天電視裡面轉的就是新聞台
深怕自己遺漏什麼
事實上  這或許是一個資訊發達的時代
我們害怕自己跟時代脫軌  甚至被淘汰
但  如果我們看完了走山  擦乾了眼淚
            看完了富士康  客觀的討論  詼諧的批評
時間久了  這些就忘了
時間久了  賣點消失了
沉溺在其中的我們  有看破我們設在眼前的屏障嗎?
—————————————————————————————
打完之後突然想要補個後記
我們常常掛在嘴邊的就是要小心謹慎
不要未來後悔
但其實實際上
我們永遠只能事後後悔
因為在當下  我們能做的決定  就只有依照當下情勢做決定
處在現在的我  思想不是"未來"
能參照的只有和未來不襯的"過去"
所以隨著時間過去如果思想有變化
當然後悔只能是未來的事情
所以最近我常常逢人就說
“做事情請依自我意識走"
因為不論任何的抉擇  都是自我意識的考量
當下不能  也無法後悔
至於大眾對於決定所附加的枷鎖"責任"
例如  你不好好想  事後錯了你怎麼負責?
這就是怕死  人就是怕死
當初樂生要被拆了  如果一人一炸彈自殺
小心翼翼保護名聲的政客敢拆才有鬼
那為什麼沒有人衝鋒陷陣?
因為怕死阿  怕自己死的"沒有價值"
那什麼才是價值
價值是現在立起來的"黃花崗72烈士"嗎?
還是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
當我們還是既得利益者的時候  根本沒有所謂客觀主觀
我們只是貪婪的想要享受延續罷了
沒有公理  沒有正義  沒有犧牲  沒有痛苦
我們在享受其他人的流血和創傷
所以  我很能贊同齊克果說接下來的時代會沒有革命家
我想  搞不好連思想家都沒有
我們表面上是讚揚英雄  讚揚天才
但其實我們是憎恨天才的  因為我們是如此的平凡
我們是如此的冷漠
“責任"? “存在的價值"?  “後悔"?
不了解什麼是思想  渾渾噩噩
餓了吃  冷了蓋被子
賺錢  看電視  做愛  打架
那倒不如養條阿米巴原蟲就好

上面這篇其實是沙特那篇的延續
1.焦慮2.被棄3.絕望
其實看完書裡面的內容後不需要這麼強硬的分成三大類
沙特想要告訴我們的就是
沒有"上帝"幫我們做決定  我們是赤裸裸存在的時候
我們"焦慮"的作決定  因為怕會做錯
我們感受不到一個引領我們的存在  所以我們感覺被"遺棄"了
我們得自己自由的活著  所以我們感到"絕望"
但就像我前面講的
我們永遠無法預測未來
所以不需要怕後悔  因為我們無法在當下後悔
至於"遺憾"  那只是我們對於過去錯誤決定的"幻肢痛"
當下做了一個決定  數年後感到反悔
於是我們會痛恨幾年前做下決定的那個自己
並且把這個回憶與現在的自己隔離開來
我們"客觀理性"的去回憶過去的自己
並且覺得他錯了
但其實  我們唯有主觀的去理解  自己就是自己
才會看透後悔這個奇怪的機制
你不會恨自己的手吧  不會恨自己的嘴唇吧
存在沒有錯誤或誤解
只有思想  才會犯罪

迴響已關閉。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